sdydyh律所

您当前的位置:>成功案例>正文

交通事故案中受害人的既往病史问题

来源:本律师网 发布时间:2015-1-20

分享到:0

案情简述

2012年11月17日,王某无证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沿昌乐县潍临路由西向东行驶时,与刘某驾驶的因车辆故障停放在该路段的大中型拖拉机相撞,王某受伤住院,后经鉴定构成二级伤残。此次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王某在此次事故中承担主要责任,刘某承担次要责任。王某诉至法院,向刘某索要医疗费等损失12万元。

刘某委托我所赵磊、刘炳芳律师办理此案。

办案思路:

在庭审过程中,承办律师发现王某提供的两份住院病历中均有其曾受过头部外伤的相关记载,但王某伤残鉴定意见书对此却没有提及,鉴定意见与王某住院病历中的出院记录描述相差较大,承办律师为此建议委托人刘某向法庭申请对王某的伤残等级进行重新鉴定,并同时申请王某以往头外伤史与本次交通事故的关联性及参与度进行鉴定。

王某是否存在既往病史及鉴定意见书是否考虑到王某既往病史成为本案庭审中调查点。承办律师根据王某的两份病例中记载的内容判断出其曾受过头部外伤并非没有依据的,而病历中的相关内容对本案事实认定又非常关键,为此承办律师搜集了王某案发前曾受过头部外伤的相关证据,并依法向法庭提出王某应对是否曾受过头部外伤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最终裁决

法庭充分考虑了我方在重新鉴定申请书中提出的异议,判决最终认定王某无证驾驶摩托车上路,且其曾经受过头部外伤,在此次事故中的责任较大,确定王某承担80%责任,刘某承担20%的责任,经调解,刘某赔偿王某5万元。

法律启示: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王某在事故发生前的头外伤史是否属实?原有疾病在交通事故中的参与度如何计算?各分项赔偿项目是否都应计算损伤参与度?实践中,这种情况怎么处理

何谓“损伤参与度”?日本著名法医学者渡边夫雄最早提出了“损伤寄予度”的观点,指出许多情况下损伤只是最终后果或者结局中的一个因素,且不是唯一因素,因此,可以对损伤在最终后果或者结局中所起到的作用进行定量分析,即运用损伤“寄予度”进行伤病关系的法医学分析,得到了世界上绝大多数法医学工作者和法学工作者的认同。目前,我国法学界和法医学界较为普遍地接受了这一观点,并通常将其命名为“损伤参与度”。

《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标准第5.3条规定:“评定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程度时,应排除其原有伤、病等进行评定。”依据公平合理原则,在伤残评定中,应当扣除伤残者受伤前的伤、病程度予以评定,否则会加重相对方利益损失。

在司法鉴定工作中很少评定损伤参与度,根据损伤参与度确定人身损害经济赔偿金额就更少见了。但是,目前司法实践中越来越多的伤残或死亡案件表现为伤病并存的多因一果现象。因此,在处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中,如何正确判定并依法申请损伤参与度鉴定问题显得尤为重要。一般来说,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注意:一是既往病史。有的医院在诊断及出院记录中不会书写伤者既往疾病,这时要注意查看大病历中入院记录的既往史;二是注意住院过程中是否有转科室,治疗其他疾病;三是仔细审核医嘱或医疗费用明细。在这方面有困难的,可以咨询有医学知识的专业人员。最后,对于伤者正常出院回家后意外死亡或者再次入院的,应当重点关注其损伤参与度问题。

关于损伤参与度涉及的赔偿项目是否也考虑参与度问题,有专家认为:“残疾赔偿金适用损伤参与度,按照伤残计算费用总和乘以损伤参与度,精神抚慰金的赔偿也应当考虑损伤参与度,其他项目不应当适用损伤参与度,如医疗费、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交通费等。”而司法实践中关于精神抚慰金的裁判标准一直未予统一,有的法院不考虑责任直接计算,有的法院则会先计算再分责任,这其中更多体现的是法官们的自由裁量权。